番茄酱等炸鸡

等故事讲得够长终将遥远岁月惊动

【坤农】/R/ 《两个顶A也要谈恋爱》

*是太阳农新歌计划的点梗(还是我自己的点梗……哭唧唧)

*黑道pa(扯了一点点)

*信哥出没注意

*AA不是AO

*带了几句话的4(4:呵呵)

*题目……我真的……想不出来了……






《两个顶A也要谈恋爱》

01

陈立农这阵子看蔡徐坤很是不顺眼。

他们同为黑道巨头,涉及的领域还偏偏都惊人地相似。一山不容二A的意味会有,棋逢对手的惺惺相惜也不少。

顶A之间的过招往往是一个抬手间就腥风血雨翻涌。他们倒也神奇,今天你赢明天我胜的一来一往间维持着诡异的平衡。

陈立农看到手机屏幕亮了几秒,看了一眼他就明白这一次这笔价值数十亿美金的军火交易搞定了。

他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收起来,抬头的时候毫不意外地看见不远处有个人穿着一身定制的高级西装,人模狗样的样子又帅又欠扁。

那人对着陈立农扬了扬手中的高脚杯,淡金色的酒液绕着小小的转拍上了透明的杯壁。他对着陈立农笑,笑容似乎很诚恳。

视野里的男女老少那么多,偏偏就那个人最耀眼。

陈立农僵硬地移开目光。

他小小地抿了一口自己杯里的红酒,心不在焉地听台上那个踩10cm高跟穿纯黑紧身露背裙的女主持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反正中心思想就是祝黄老头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陈立农又情不自禁地偷偷去瞥蔡徐坤,越看越觉得烦,就连看见他拿着的杯子里荡漾着的香槟金都会想要抓狂。

因为那个酒的颜色和那个人头发的颜色是一个色系的。那人的头发染成了张扬的灿金,肆意地往后梳露出刻骨的侵略性,一丝一缕地爬进他心底疯狂生长。

……烦死了。






02

蔡徐坤倒是从来没觉得陈立农烦,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把陈立农当死敌来看。

他把他当宝贝,当男朋友,当媳妇。

这事一开始还被他封得严严实实,陈立农也单纯得很完全没想过蔡徐坤条件这么优秀的A会看中自己这个纯A。

后来蔡徐坤实在受不了黄老头家的孙子总是死皮赖脸地去缠着陈立农,说要给他买大卡车借着各种机会站他旁边这些就算了,更可恶的是还总嚷嚷着要让他当黄家的小少奶奶。

当然这话一出那个臭小子就被陈立农扫地出门了。不过陈立农没想太多,他只觉得黄明昊是想吞掉他这只拦路虎好一手遮天。

他不觉得两个A之间能有什么美好的未来。

尽管他是一个喜欢Alpha的Alpha,他也这么觉得。

不过他后来就动摇了。

当他因为某一次成功拦下蔡徐坤手里那批颇为重要的越洋货而洋洋得意,甚至打破往常的面瘫脸冲着蔡徐坤挑衅地笑的时候,他就动摇了。

因为在他笑完之后,蔡徐坤直接就冲过来将他逼到墙角,在众目睽睽之下凶狠地吻住了他的唇。

甜的,真的是甜的。当时蔡徐坤脑子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陈立农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蔡徐坤见状放开了他被咬得通红的唇,更加放肆地挑挑眉问他要不要和他在一起。

当时陈立农下意识就是一拳过去。

蔡徐坤一把接住了,和他凑得很近,鼻尖相贴,精致的眉目直直地望进了他眼底。

“我认真的,陈立农。”

蔡徐坤的声音压得性感喑哑,在陈立农耳侧低低地响着。

靠北。陈立农只想骂人。







03

在那以后陈立农就彻底颠覆了对蔡徐坤的认识。

原本他以为这人是头深藏不露的狮子,结果他也就只是个幼儿园还没毕业的小屁孩而已,和黄明昊一个样。

前来参加一个地下竞拍的陈立农无语地看着刻意挤在自己和黄明昊之间的蔡徐坤,默默地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我才发现你这人很幼稚诶。”陈立农看了他一眼。

“你喜欢吗。”蔡徐坤笑着伸出手去碰他的指尖,那里的皮肤并不细嫩反而布了一层薄薄的枪茧。

“别动手动脚。”陈立农瞪他,手上却是僵硬得一动不动。

蔡徐坤见状笑得更嚣张,直接上手和他十指紧扣。

陈立农皱着眉想要甩开他,那人却握得更紧,甚至还有余力去挠他的手背。

“你这都跟谁学的。”陈立农清楚地记得第一次遇见蔡徐坤时他还是一副高冷的模样,现在也就只剩下高。

蔡徐坤挑衅地看了一眼旁边面色极差的黄明昊。

……别说,就这厚脸皮的程度还真挺像。

接下来的整场竞拍陈立农都很不走心,因为身边那个人总是盯着自己看,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明明是温柔得可以说是深情的目光,偏偏又像一把侵略性极强的匕首插进他心窝。

陈立农只觉得自己面颊滚烫。







04

时间回到这次的黄老头子的寿宴。

黄老头子在道上的地位不低,那些分量重一些的人都来得七七八八了,皮笑肉不笑地你来我往,暗潮汹涌,愣是把一场喜气洋洋的寿宴搞成了一场不见血的铿锵厮杀。

陈立农烦透了这些人的嘴脸,自己一个人坐角落里喝酒。

或许是他的气场过于强大,还真没几个人敢上来搭话,平时总是粘着他的黄明昊也似乎是被老头子关了禁闭。

陈立农在心里冷笑。思想顽固的老头总归还是接受不了自己的孙子和一个A乱搞。

寿宴终于快结束了,陈立农明明很谨慎喝得不多,却在这时隐隐察觉到脑袋有些昏昏涨涨的。

酒有问题。

陈立农一言不发地站起来,转身出门进了洗手间。

身后有个人跟着进来了,陈立农不用抬头也知道会是谁。

“你给我下了药吗。”陈立农看着镜子里的蔡徐坤。

蔡徐坤无奈地摊手:“宝贝,我刚给你送了几十亿,怎么也得要点回报。”

陈立农转回身,和他四目相对。

“你要什么。”

“我其实不贪心。”蔡徐坤一只手贴上了陈立农的腰侧,另一只手则是扣住了他的后脑将他按向自己,有些发狠地咬着他的唇和他接吻。

大概是被酒精迷惑了大脑,陈立农也不甘示弱地扯住蔡徐坤的领带,积极地回应着他,甚至想要夺回主权。

“你不贪心?”陈立农拉开他,喘着气看他,“我贪。”







05

AA爽歪歪(可能要点proceed)









06

蔡徐坤终于让陈立农放下心防,相信顶A和顶A也可以谈恋爱。

同时蔡徐坤还表示可以结婚,如果陈立农不介意的话还可以生小孩。

陈立农:滚。








来呀PLAY鸭

非常抱歉前面发的那条没有说清楚呜呜呜!

我想要征集的其实是那种……play,就是很单纯的play

比如说脐橙呀浴室play呀这种

15551给你们鞠躬了非常抱歉!

前面发的那条就不删了……存着当点梗吧,有感觉的就写

这条比较紧急希望你们先救救这个孩子!我明天起来看!

征集一下大噶想看的play

这条拿来存梗8_(:з)∠)_有感觉就写

——————————我拉个线
很抱歉但是大噶先冷静一下看一哈我新发的那条lof阔以吗T T
那个比较紧急!

嘻嘻嘻逼我早睡的团ls说醒来要抽查我lof!那就给你抽!
虽然和你聊的时候被你惹哭过几次(是因为感动别想太多)但我还是爱你么么哒^3^

……再一次觉得我的炸鸡被拿去包装成啤酒鸭卖了

我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谢谢您了

你们看不懂没关系,因为你们是小天使!!!

(会有人看懂的

【贾农】/R/ 《如何解决婚前忧虑》

*现背

*这个几百年前的车我终于填了

*被团团催着早睡的我痛并快乐着

*结尾的热搜我真的编不出来了





《如何解决婚前忧虑》


01


当黄明昊看到因为被人灌了一整瓶伏特加而眼神迷离的陈立农时他很生气。


更让他生气的是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醉鬼还一脸猥琐地想把陈立农给抬走。幸好黄明昊及时出现,面不改色地把那人的手腕一扭,右腿伸出去轻描淡写地一扫就把人砸在了地上,成功收回自己亲爱的哥哥。


陈立农被捞起来的时候眯着眼努力地辨别了一番,发现是黄明昊之后才放松了身子,让自己安心地靠着他被拖走。


黄明昊本来有点生气,现在看他这个安心的样子又有点想笑。


“哥哥你怎么就突然跑来酒吧呢。”


陈立农没有说话,只是垂着眼看自己的鞋面,他柔软的眼睫也跟着乖巧地下垂。


太久没见到陈立农这样乖的模样了,黄明昊仅仅是侧过脸稍微一瞥就有些受不了了,他现在只觉得和自己贴得极近的那具躯体热得发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立农才小小声地说了几个字。


他说,他害怕了。


黄明昊的脚步僵了一下。


他只能苦笑。


他又何尝不是。






02


其实陈立农和黄明昊下个星期就要结婚了。


从一开始的牵个手都会脸红心跳到后来的尝试过各种姿势各种play,他们已经在一起整整七年了。


七年里他们有悲有欢,有离也有合。相爱需要勇气,和家人出柜需要勇气,磨合也需要勇气。


他们从大厂里相识相知,现在终于走到了最关键的一步。


陈立农还记得那一刻。当时是深夜,黄明昊在高雄的海滩边举着戒指单膝下跪,问他农农你愿意和我共度余生吗。


很糗的是平时总显得自己云淡风轻的陈立农在那一刻立刻就哭了出来,吓得黄明昊手忙脚乱地安慰他拍着他的背说没关系我可以继续等的。


陈立农一边用手挡着眼睛一边骂他黄明昊你很土诶,而且你是傻吗我又没说不愿意。


黄明昊先是愣了愣,接着便狂喜地把人一整个抱起来,脚下一个不小心两人一起摔倒在沙滩上。


两人懵了一下就直接笑出来,笑到最后黄明昊凑过去吻陈立农柔软的被海风吹得有点凉的唇。


陈立农闭上眼去安静地迎合他。他记得那一晚的月是半月,月光很柔和朦胧像一层被铺展开的纱,脚底细碎的沙子被海水的泡沫白边浸泡过后踩起来很凉。


但是后来怎么就这样了呢。


越接近日历上被圈起来的那个日期,陈立农就觉得自己越焦躁。


婚礼的琐碎事众多,尽管他们没有和太多人透露消息因此少了很多麻烦事,但他们仍然忙得脑袋发昏,再加上他们本来就有自己的工作和行程要赶,而让别人去安排他们的婚礼他们又不乐意。


说到底还是自己作出来的,可是谁又不想要亲手设计自己的婚礼呢。


这段日子又刚好他俩的行程都挺紧,在最初的狂喜消散之后他们只感到了深深的疲倦。


偶尔会有一些奇怪的念头冒出来,比如我们这样真的好吗,以后的日子真的会是我想要的吗……诸如此类。


有些想法一旦冒出芽端,就会变成疯狂生长的藤蔓。







03


黄明昊也在害怕。


他怕自己给不了陈立农想要的,怕陈立农反悔,怕他在以后的日子里被世俗的目光戳得遍体鳞伤。


他也知道他们都在焦虑,他们甚至都已经有整整三个月没有稍微亲密一些的接吻了。


这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们明明已经爱了七年,难道那个什么该死的七年之痒的诅咒是真的?他们逃不过吗?


他不信。







04


上车可能要点proceed








05


事后黄明昊说他们之间的问题就出在太久没做了,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他们颇为疯狂。


婚前焦虑得以解决,日子也在充实的忙碌中一点点地度过。


2025年4月2日一步一步走来。


他们穿着一黑一白的西装,站在夜晚的海滩上。头顶的星光织成网,繁密而璀璨。


“结婚了。”


“嗯。”


遥远的梦终于被拥着浸泡在海水里,和夜色一起涂成墨蓝,安静地枕着金黄柔软的细沙沉睡。


他们都在笑。







——尾声1


陈立农V:黄先生你好@jjjustin0219


jjjustin0219V:我的陈先生@陈立农







——尾声2


微博热搜榜


↑黄明昊陈立农结婚                 热

1  超级富贵szd!                       热

2  你好我的先生                         热

3  最浪漫的称呼是先生             热






@太阳农新歌计划
所以我是可以直接抛梗了吗!!!
我我我想上一辆非常惊险刺激的abo车(举手)

【坤农】/R/ 《云海之上》

*空贼1×机械师2

*或许是小妖精大信哥

*又名《Another 1879》,其实和之前那篇没啥联系就是同一个世界观而已

之前的《一八七九》

世界观设定我依旧放在最后,有兴趣的旁友可以瞅一瞅

*会写这篇主要是因为突然很想看同样在蒸朋的背景下的12会有怎样的人生,我真的好久没写12了(顺便忙里偷闲开个三轮车解压嘻嘻嘻








《云海之上》

01

蔡徐坤是个空贼。

身为空贼,他这个人其实很简单,人生的最终目标是钱,最想守护的是钱,最大的梦想是有钱。








02

蔡徐坤才刚白手起家,到现在已经有五个月了,他拥有了一艘穷不拉几的飞艇和一支加上他一共五个人的空贼小队。

这五个月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光是靠着打劫是赚不了什么大钱的,他该找点别的收入来源了。

最大赚的钱是什么?

战争财。

因此当隔壁的AB两国终于打起来了的消息传出来之后,他立刻去搞来了一张阿德里安教授作品发布会的邀请函。

阿德里安教授是他们C国号称第一机械师的存在,他的发布会邀请函对普通人来说并不容易得手。

但这对蔡徐坤来说很简单,他只需要拦下一艘看起来最有钱的蒸汽飞艇,直接上门抢就可以了。

通过手里抢来的邀请函,他已经能看到自己灿烂耀眼的未来。








03

阿德里安教授是个秃了头的戴眼镜的老头子,满嘴冗长的理论和公式,听得蔡徐坤想打哈欠,也不明白那些个贵族怎么能做到违心地鼓掌还鼓得那么大声。

会场上很多金发棕发红发,因此当陈立农的黑发冒出来的时候一下子就把蔡徐坤的注意吸引过去了。

蔡徐坤看到那人的脸之后,觉得自己的心或许也被挠了一把。

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合他心意呢。

蔡徐坤消息灵通,一早便知道阿德里安教授有个首席大弟子年纪轻轻的成就却了得,近日也快要出师独身一人闯荡了。听闻那人还是个黑发黑眼的,长得也好看,对他感兴趣的人都能排成一大长队。他很快就把人和名字对上了号。

陈立农。

蔡徐坤的目光一直黏在他身上,在感叹这人长得好的同时也仿佛闻到了金币的气息。

他眼睛转也不转地盯着陈立农,小声地对身边的手下说了句话。

“发布会结束后把台上那个男人带过来。”

手下看了一眼台上,点头。

“记得温柔点,毕竟长得那么好看。”

手下听了一愣,有些不敢置信地看了一眼台上正滔滔不绝的阿德里安教授。

好……好看?

老大口味好重……不过喜欢就好。手下泫然欲泣。

蔡徐坤的手刚伸向桌上的酒杯,就正好撞上了陈立农的目光。

瞳孔漆黑浑圆,湿湿亮亮的,眼角下垂——分明是温和又无辜的一双眼,愣是被它们的主人撑出了清淡又傲气的姿态。

这让蔡徐坤想起了以前在奥迪斯湖畔看过的一头鹿。明明是温顺可爱的模样,偏偏有一副和冬日里被冰冻了的奥迪斯湖一般的脾气。

很有意思。

蔡徐坤对着陈立农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杯里装的是那些穿着蓬蓬裙的淑女们很爱喝的利口酒,口感偏甜,蔡徐坤向来不喜欢这种对他来说甜腻腻的玩意儿。

陈立农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蔡徐坤突然就觉得自己喝的是街尾那家名叫霍斯顿的酒馆里最烈的白兰地。








04

当蔡徐坤正脑补着陈立农被手下人客气温柔地“邀请”过来而满怀期待时,手下人毫不留情地打破了他的幻想。

他看着眼前被打晕了的阿德里安教授,脸上的笑都成了假笑。

手下人还煞有其事地邀功:“船长,我们很温柔了,还没舍得用绳子绑。”

“……滚。”








05

满嘴甜滋滋的利口酒味再加上手下人的愚蠢让蔡徐坤无比怀念霍斯顿的白兰地。它是他喝过的最烈的酒,比最干的杜松子还给劲,就像纳格兰的铁匠打造出来的匕首最锋利的那部分刀刃,它会顺着你的食管直接割到胃部。

红色尖顶的木质房子缩成狭小的一团待在最深的巷子里,最滚烫的蒸汽扭转着机械滚轮让它们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推动着飞艇从房子的上空飘过。飞艇上没有一个人会想象得出这小小的房子里塞了多少或近或远的旅客。

蔡徐坤踩着从外街带过来的已经冷掉的细小蒸汽进酒馆时,没想过会碰上陈立农。他有些惊讶陈立农这么不食烟火的调调也会来这种被藏在深巷里的塞满了人的小酒馆。

但既然人被他看到了,那就别想跑了。

陈立农一个人坐在木质的吧台边上,身后是一堆看起来肌肉就很发达的剑士,杂乱的哄闹声在他们的麦芽味的啤酒泡沫里发酵。

蔡徐坤厚着脸皮凑过去打招呼时,陈立农微微抬眼看他,一双眼看得他心痒痒,让他迫不及待地点了一杯白兰地。

“你是谁。”陈立农看他。

“你对我没印象?我们昨晚刚见过。”蔡徐坤接过酒馆老板递过来的白兰地。

“骗你的,”陈立农眼里闪过的狡黠让他整个人都灵动起来,“我记得你。”

“因为你长得好看。”陈立农的眼神看起来很真诚,似乎真的没有在撩他的意思。

蔡徐坤突然觉得喝了那么多甜兮兮的利口也值了。

他艰难地把眼神从陈立农脸上移开,瞥了一眼陈立农的酒杯:“你来霍斯顿喝……牛奶?”

“嗯,机械师不太适合喝酒,”陈立农低头喝了一口,“而且,好喝。”

陈立农放下杯子的时候,蔡徐坤看到了他泛红的唇上偷偷圈了层奶渍。

蔡徐坤喝酒。

赫尔墨斯*①在上,这是什么迷人的宝贝啊。








06

蔡徐坤没想到拉陈立农入股这么容易。

陈立农很聪明,蔡徐坤只是提了个开头,他立刻就反应过来面前这个长相精致的男人想发一大笔横财。

他其实也乐得答应。毕竟他向来都想尝试制作一些更高水平的东西,而不是只能在阿德里安手下做那些讨人欢心的利口酒匣——它们一打开盖子就会响起贵族们最爱的那类高贵的音乐。

武器或许会是很不错的选择。反正都有人跑上门来了,还是个挺帅的人。

就是他现在看起来好像还没啥钱。








07

和陈立农一条船上了之后,蔡徐坤更加深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高级撩。

且不提陈立农在这三个月里为他赚来的数额让他有多心动,单单是他的一个举手都是一道风景。

如果说外貌和吸金能力都算肤浅,那蔡徐坤就得提这人很对他胃口的性格了。

他可以用最清冷的眼神看着你让你想揪住他的领口啃咬他的唇瓣,他也可以在喝完热牛奶之后满意得眼睛微眯让你想起在苹果树下伸懒腰的猫。

就在你以为他是雪山之巅最寒冷的冰湖时他又会让你发现那口融满了琥珀色春天的温软的清泉。

他真的很像奥迪斯湖畔的那头高傲又柔软的鹿。

蔡徐坤看着陈立农终于放下了手里的活儿转战那份热乎乎的派,再一次感叹。

怎么会有人把这样矛盾的东西糅合得这么完美的呢。

陈立农没有去在意蔡徐坤几乎是贪婪的眼神,专心致志地用叉子去戳那块在他面前的派。

或许是他工作太久了,原本已经叉好了就快要送到嘴边的派被他不小心一个手抖,从他手里溜出来径直往地上掉。

陈立农还没来得及反应,蔡徐坤就动了动手指使了个漂浮咒。

金黄酥脆的派被温柔地托起来,慢慢地飘到陈立农嘴边。陈立农顺势张口,咬下去的瞬间香气立刻在口腔里爆开。

他没有说话,但是发亮的双眼分明在告诉蔡徐坤“好吃”。

蔡徐坤笑着揉了揉他的头,无比自然地把他的手拉过来,动作轻柔地给他按压放松。

陈立农眨眨眼。

这气氛,莫名其妙地暧昧温情。

……不过似乎感觉不赖。








08

他们横财赚得是挺大,但惹来的祸也横。

踩着枪火挣战争财,总避免不了被人盯上。蔡徐坤手下就有个人不幸被打残了一条腿,本来那人还抹着眼泪说下半辈子没戏了,后来是陈立农实在听不下去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面不改色地给他换上了一条机械腿。

蔡徐坤见了就问他,如果我的眼睛被人一枪打中,你也可以给我换上机械眼吗。

陈立农听了微微一愣。他对上了蔡徐坤的眼。

蔡徐坤的眼睛很好看,温柔地看着陈立农的时候甚至会让陈立农心脏漏跳一拍。

陈立农说可以,不过会很可惜。

此时已经是深夜,蒸汽飞艇具体飞到了哪里他们自己也不清楚。

蔡徐坤只知道那几块被窗口割出来的方形天空很美。大概是因为在空中,在最接近云海的地方,月亮很亮,繁星也灿烂如光河。

光河从窗外流淌进来了,它流过舱面流过操作板流过陈立农看着他的眼,缀亮他漆黑的眼底的同时在他眼里流成了有梦发芽的长河。

蔡徐坤克制不住地抚上他的脸,吻了上去。

陈立农似乎也没有很惊讶,他乖巧地微微张开嘴迎合。

他们在寂静的光河里吻得温柔绵长,耳边什么蒸汽声齿轮转动声都没有了,只有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如果我说我不想换上机械眼呢。”蔡徐坤轻轻咬了一下陈立农的下唇。

“那我就成为你的眼。”








“你早就知道我爱你。”(可能要点proceed)










09

经过不懈的努力,蔡徐坤的蒸汽飞艇终于做到了让人见了就绕道走的地步。

走得越快越好,走不了的就只能被抢得只剩下裤衩。

现在的蔡徐坤表示,他依旧是个很简单的人。

人生的最终目标是陈立农,最想守护的是陈立农,最大的梦想是和陈立农一起有钱。

多简单多纯粹。

齿轮裹着蒸汽,他们的飞艇浮在一八七九年的云海之上。















————————后记





备注:

①:古希腊神话中的众神的信者,商业,旅者,畜牧之神,同时也是贼神。






世界观:

平行于十九世纪的西方世界,新旧文明的冲突是焦点。

先进和落后共存。有人在乘汽车,有人却在乘马车。

魔幻和科学共存。有人在驾驶机器人战斗,同样也有人在使用魔法。

蒸汽的动能被无限夸大。天空中会有蒸汽飞艇,街道上会有输送蒸汽的巨大管道网。硕大的钢铁机械零件横亘在建筑上也不会有人觉得突兀,居民们枕着管道里流动着的温热隐秘的水汽声入眠。

深巷里的木房子有着红色的尖顶,它是这个城市的人们最爱的酒吧,苹果酒被装进木桶里整齐地叠放在它的地窖里。

酒吧里的客人可能会是过路的吟游诗人,可能会是这座城市里最穷的机械师,可能会是拿着水晶球披着斗篷招摇撞骗的“占卜师”,也有可能会是一个用苹果酒来练习变色咒的魔法学院的学生。

金黄色的酒液泛起白色的泡沫边渐渐漫过最大号的木质啤酒杯,大汉们扯着嗓子举酒干杯。

十九世纪的梦沉睡在管道漏出的蒸汽和啤酒的白色泡沫里。

神奇又迷人的世界,不是吗。





(最后的小声bb:

姑姑们,期末考了,我希望你们不要叫我炸鸡,叫我过儿)

在线延迟祝大家新年快乐!崽崽新歌冲鸭!贺文没时间写……搞点小总结吧


因为高考所以七月份才进的坑,真的挺晚了_(:з)∠)_

七月份开始为爱发电,写了我最爱的初恋组

接下来也是陆陆续续地写,慢慢地我也是有30+产出的人啦(虽然还是很低产)

我明白我其实写得并不好甚至可以说很差劲,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包容和鼓励。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这么zqsg地追星,也是我第一次这么认真地为爱发电,能遇见你们我很开心

生活是又苦又丧的苦瓜炒姜加蒜头,你们是糖霜是奶油冰淇淋是最大的棉花糖



慢慢地我认识的人也多了起来。圈子里的ls们都是可可爱爱温温柔柔的姑娘呀,还有很多经常给我评论的眼熟的小可爱

将近半年的时间,有人离开有人在向我走来,还有人一直和我同在

最大的幸运大概就是遇见了我的团ls!说实话我当初关注她是因为她主页里满满的都是车(闭嘴)




下面就是我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感慨了,没啥逻辑,你们慎看

我很喜欢看评论,每次看到老福特通知+1我都会情不自禁地笑出来(或许是我笑点低orz)

说实话哪个创作者会不喜欢看评论呢?读者通过自己的文字而产生感想并且愿意分享出来,这本身就是值得欣喜的一件事

我以前真的没有怎么写过同人文,我习惯了在原创的世界观框架下让生命涌动让希望喷薄,因此在刚开始接触同人文的时候我真的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枷锁

总有人在我耳边说,你不能ooc,他们不是你随意创作出来的躯壳,他们有自己的灵魂有自己的骨血,他们不由你来控制,他们在文字之外的世界生长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活着

我在努力摸索,摸索怎样才能写出我最想要的,最真实的他们

其实我现在回头去看我以前写出来的东西,真的觉得好笑(虽然说现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就是了

我一向觉得创作是在痛苦中开花,凡是尊重文字的在写东西时或多或少都会经历过痛苦,有时候那些琐碎而又烦人的玩意儿累积起来真的能让你痛不欲生

但是最后开出来的那朵花又能让你幸福得泪流满面

我喜欢崽崽,我喜欢写东西,我喜欢做着我那份年轻又苍老的梦

所以我来了这里,所以我遇见了值得让我感恩戴德的你们

充满喜怒哀乐的2018过去了,2019载满了又是一年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来临了

2018我在写

2019我也会写下去

只要你们在

只要我还能写



感谢你看到这里

番茄酱等炸鸡深夜激情在线给你们一个么么哒^3^

崽崽新歌冲鸭!!!

太阳农新歌计划:

新的一年就要到啦,这里是【太阳农新歌计划】的官皮皮,在这里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

♡人生不易,多才多艺♡
♡崽崽发歌、我们卖艺♡
农崽的花妈们看过来,新年新歌活动在这里!

活动时间:农农新歌发布日起至2019年1月13日
多种参与方式任你选择ヽ(*´з`*)ノ


别看我们很皮,其实我们办的是超正经的活动。

2019年也让我们和太阳农一起发光发热叭!

再次重申,圈地自萌,为爱发电,买歌吸兔=(: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