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酱等炸鸡

我是你的

【坤农】/R/ 《天地春》(上)

*你们好过分怎么四辆车都要的……行吧除了宠着还能咋办_(:з)∠)_
*先开前两辆车,后面的会开的,不过得过段时间才可以了叭

点击收获全文背景

点击收获龙椅play

点击收获惩罚play

【坤农】/R/ 《天地春》大纲

*点梗填坑计划开启

*古代ABO,设定如下
天乾——Alpha,中庸——Beta,地坤——Omega
天乾大将军坤×地坤小皇帝农

*是很久以前的400fo点梗……一直欠着。不是我不写,是到后面真的没手感了,于是我决定把大纲放出来给你们看看吧,剧情啥的我就不写了,但车我会开的

*文里标有数字的都是车
想上车点这里(上)





《天地春》

陈立农是陈国的太子,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

蔡徐坤是陈国定风大将军的嫡长孙,幼时一次进宫帮小太子将飞上树的风筝取下。

明明比小太子年长几岁而已,却爬得一手好树,这让小太子非常羡慕。小太子奶里奶气地指着蔡徐坤说母后我想要他当我的伴读。

还有武术陪练。

出身武将世家,蔡徐坤一身武艺绝不比别人差,常常能引来小太子溢满了羡慕的星星眼。

蔡徐坤会带着陈立农爬到城墙顶端,让他俯看一眼恢弘壮丽的皇宫,还有更远更密的京城。

蔡徐坤会陪着他度过每一个快乐或不快乐的日子。

陈立农在御花园的清水池里捞到鱼,开心得笑皱了脸的时候,蔡徐坤在。

陈立农尚年幼时,母妃因病逝去,他红了一双下垂眼,蹲在墙角无声地哭了很久,蔡徐坤也在。

陈立农曾经用温暖稚嫩的手心裹住蔡徐坤常年握兵器的手,感受着他掌心上覆着的一层薄薄的茧。

他很认真地问蔡徐坤,如果蔡徐坤长大后分化为地坤,他能不能娶他为后。

当时蔡徐坤很开心,笑得眼睛都要眯起来了。他揉了一把陈立农软软的发顶,只说了一个字。

好。

然而事实并不如陈立农所愿,蔡徐坤及冠之后分化为了天乾。

是不容置疑的,站在社会顶层的天乾。

陈立农很伤心,就算他不是地坤,只是个中庸也好呀,为什么偏偏是个天乾呢。

但他也明白,蔡徐坤一心报国,成为天乾对他来说会是更好的结果。

所以他也祝福,之后只好断了自己的念想。

只是感情这回事并不是说断就能断的,这一点在他分化为地坤之后更为明显。

一开始得知自己是地坤,陈立农很开心,这说明他可以和蔡徐坤在一起了。

但是陈氏皇族的太子只能是天乾。

先帝还未来得及替太子一党的势力添翼便匆匆离世,留下了动荡不安野心勃勃的朝堂。

什么帝王之术治国之方,陈立农都还没啃透,就被匆匆忙忙地推上了龙椅。

毕竟青涩懵懂的小皇帝总是更好控制。

年纪轻轻就立下赫赫军功成为镇边将军的蔡徐坤站在武将一列之首,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被捧上神坛强装镇定的小皇帝。

满朝的人心思各异,拉党结派的有,想谋权篡位的有,忠心耿耿为陈氏付出的也有。

大概只有他在一腔忠诚之外,还起了一些不该起的心思。

不久前才及冠,刚分化为地坤的小皇帝进入发情期了。最近的登基大典和各种相关事宜让他这个新上任的小皇帝忙得头昏脑涨,连分化的事情来不及考虑,因而造就了现在的局面。

幸好此时是夜晚,早已退朝。金碧辉煌的大殿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穿着雍贵华丽的龙袍坐在龙椅上。

他在龙椅上自渎,却被蔡徐坤发现了。

天知道蔡徐坤知道陈立农是地坤之后有多兴奋。

蔡徐坤把衣着华丽高高在上的小皇帝按在龙椅上进入了,一夜春宵缠绵。【——①——】

但为了陈立农考虑,他并没有永久标记陈立农。

被发现了真实性别的小皇帝被操得眼泪直掉,还可怜巴巴地抓着大将军的领口问一个地坤是不是不配当皇帝。

蔡徐坤闻言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笑起来,把人抱进自己的怀里。

“小傻瓜,皇位由谁来坐,怎么能交给性别决定。”

他撩起陈立农被汗水打湿的额发,轻轻地吻了吻陈立农光洁的额头。

“你永远是我的王。”

所以无论前方有什么荆棘,我都会为你挡。





刘丞相向来野心勃勃,他和想要扶持自己亲生儿子的宋太妃联合起来,企图把陈立农拉下皇位。

但是因为蔡徐坤的存在他们并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宋太妃发现了陈立农是个地坤的事实。

于是刚和陈立农互通心意不久的蔡徐坤就被近乎满朝的官员推举率兵出征,平定边疆叛乱。

“敢问刘相,这究竟是朕的天下,还是你的一言堂?”陈立农看着站在文官之首的刘丞相,怒极反笑。

笑话,堂堂一国之君,若是连自己的爱人都护不住,那还能护住什么?

然而陈立农始终是羽翼未丰的新帝,即便他有心,这片朝堂仍未掌握在他手里。

满朝文武齐齐下跪,声音洪亮:“陛下请以国家大事为重!”

陈立农看着跪倒的一片人,气得眼眶泛红。他忍不住把目光瞥向唯一站着的那个人。

蔡徐坤冲他安抚性地一笑,手掌与拳头一撞,行了个礼:“陛下,微臣愿意出征。”

国是你的。

我会替你守着。

陈国军队浩浩荡荡,整队出征。

陈立农站在城墙上眺望。

高处的风狂放,把他本来就宽大的龙袍吹得拂拂荡荡,显得他整个人更为脆弱瘦削,仿佛河边细弱柔软的芦苇。

他死死地盯着城墙下方的蔡徐坤。那人身着铠甲,面无表情地骑在马上,手执一柄泛着铿锵冷光的长枪,气势凌人,威慑四方。

似乎是察觉到了陈立农的目光,蔡徐坤抬头,看了陈立农一会儿,才慢慢地举起自己手里的长枪。

陈立农看见他嘴唇动了动。

耳边只有风声呼嚎,陈立农听不见蔡徐坤的声音,他只能看见蔡徐坤那对好看的唇瓣开开合合,最终勾了个笑。

“等我。”

马蹄声起,踏起一地黄沙。

蔡徐坤镇疆平乱,陈立农则是陷入了朝野争权汹涌的暗流中。

刘丞相和宋太妃都要求他充盈后宫,被屡次拒绝之后,刘丞相终于在朝堂上光明正大地问出了口。

“陛下,您迟迟不娶,”刘丞相声音低沉,尾调刻意拖得缓慢,“莫非……”

“莫非您不是个天乾?”





自古边关难守,黄沙百战熬到尽头,蔡徐坤惊觉自己耗了将近三个月才彻底平乱。

他急着回去护住自己的小皇帝,杀敌都杀红了眼,闯入敌阵毫不退缩,身受重伤也硬是要驰骋疆场,杀出一条血路来。

赶回京城的路上他的伤口还在淌着血,他也没有过多处理,匆匆撒了些烟灰便翻身上马。

不知道他的小皇帝还好吗?

然而蔡徐坤却在回宫的路上得知了陈立农娶了妃的消息。

在陈立农为他举办的庆功宴上,新妃特意献舞,舞姿婀娜。

蔡徐坤面无表情地喝酒,眼睛死死地盯着正在翩翩起舞的新妃。

陈立农心里委屈:“蔡爱卿为何总是盯着朕的爱妃看?”

蔡徐坤微笑:“陛下,既然您的爱妃正在热舞,那您看我做什么。”

宴会结束,陈立农单独召见蔡徐坤,原本还在和他生气,却被压在龙床之上做了很久,最后才带着哭腔说明了事情的原委。【——②——】

蔡徐坤笑着表示明白了,但是该惩罚的还是得惩罚。

等到可怜的小皇帝被做得晕了过去,蔡徐坤才沉下了脸色。

他在思索对策。

他看着睡在温柔的月色里的小皇帝,挑起他的一缕发丝轻轻吻了吻:“交给我吧。”

就算倾尽所有他也会护住他的王。

几日之后朝野之上因为一个消息而轰动了。

蔡徐坤因为惹怒圣上而被派去镇守边疆,圣上似乎也被气到了身子,龙体抱恙。

宋太妃和刘丞相推测事情的真相是蔡徐坤发现了陈立农是地坤而想强要了他,但是并未成功。

他们认为此时正是最好的时机,开始加紧准备篡位。

而真正的陈立农早已坐上了蔡徐坤为他安排好的马车,暂时远离这片是非之地。

蔡徐坤陪着陈立农上了马车,陈立农很是担心蔡徐坤的安危,总想着留下来陪他,却被蔡徐坤按住了。

他们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蔡徐坤安慰他一切都会没事的。

陈立农心里还是很不踏实,支支吾吾地凑上去接着索吻,结果是被蔡徐坤吃了个一干二净。【——③——】

接下来就是蔡徐坤的主场了。

没有陈立农,他更为疯狂,更为肆无忌惮。

待到一切都结束,皇宫里血气浓郁,地上的鲜血甚至从主殿流到了皇宫正门。

蔡徐坤站在最高的城墙上,手里握着剑柄,剑上还淌着血。

这是他和陈立农幼时曾一起登上的城墙。

它以前是陈立农的,以后也会是陈立农的。

蔡徐坤看着脚底下的京城,它沉睡在黎明的曙光里,看起来平静又温和。

他举起剑,剑尖对着密密麻麻的京城楼墙。

江山万里如画,天下浩瀚无垠。

都是你的。

我会用我的热血为你封疆。





之后他接了陈立农回宫。

一见到陈立农,他立刻跪下行礼。

“参见陛下。”

“……爱卿平身。”陈立农看起来都快哭了。

随后他们回了殿内,陈立农红着一张脸对他说:“爱卿护驾有功,重重有赏。”

于是蔡徐坤把他拉进了温泉里,直接在这里永久标记了他的小皇帝。【——④——】

被温泉的热气和情欲惹得面色潮红的小皇帝搂住了他的脖子,声音很轻很软,但是极为认真。

“待我更为强大,我定会力排众议,娶你为后。”

“锦绣河山是我的,苍茫天地也是我的。”

“而我是你的。”

“与你一起,所见天下皆为浓墨重彩。”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吹爆!!!
虽然经历了点小波折但还是收到了!!!
二二是神仙画手!!! @树袋熊二🐨

桌面很乱不要在意……

【记个梗/R慎入/】

和团团的理性讨论 @农农是团宠呐
求求神仙太太们救救孩子叭

【丞农】/R/ 《出警》

*真·警车
*双警双A设定
*不是甜农,是信哥
*第一次搞32就开车,我真的很开心


《出警》

01

范丞丞很喜欢陈立农。

即使陈立农是他们警队威风凛凛的的Alpha大队长,即使陈立农性格清冷淡漠,即使陈立农能在三秒内就把人抛摔成骨折。

即使范丞丞自己也是个Alpha。

这有什么办法,他就是很喜欢啊。






02

队里接了一个强·奸案。

陈大队长带着人出了警。准备上警车的时候就范丞丞特别殷勤地给他开门把他塞进车,然后又啪嗒啪嗒跑回驾驶座,轰的一声关了车门,哼着小歌儿激动地踩油门。

陈立农默默地摸向安全带。很好,挺稳的。

范丞丞明明跟着陈立农在警队里摸爬打滚了好几年,却仍是像个小学鸡一样,一路上叽叽喳喳吵个不停,一双眼睛总是放在陈立农身上移也移不开,笑起来还特别像只傻大鹅。

陈立农抓住他因为兴奋过度而抬起来的手,重新按回方向盘上,淡淡地说了句:“红灯。”

范丞丞傻呵呵地笑着,乖乖地踩了刹车,把手贴好在方向盘上。

眼睛明明看着红绿灯,心里却满满的都是刚刚触碰自己的那只手掌上的温度。

即使车里开了空调,陈立农的手仍是温温热热的。掌心和指尖都有一层薄茧,有点粗糙,一点都不像Omega那样柔嫩软滑。

但是范丞丞还是不争气地烫了耳根。





03

现场凌乱不堪,空气里甚至还飘着浓烈的交合过的信息素气息。

陈立农让人赶紧先把这气味收集起来,再井井有条地下达其他命令。

队里的人早就习惯了陈立农顶着一张冷漠脸指挥工作,基于对陈队的畏惧心理,他们的工作也完成得很快。

范丞丞忙着收集证据,低下头时整颗头看起来毛茸茸的,真的很像某种动物。

陈立农忍不住偷偷伸出手,把范丞丞发顶那一根翘起来的卷毛压下去。

范丞丞有些错愣地抬头,看起来傻乎乎的。

陈立农若无其事地转身。嗯,顺眼多了。

现场搜查很快就能收队,范丞丞却拉着陈立农的手腕不让他走。

“干什么?”

“陈队……我……”范丞丞一反常态,对着陈立农还有说不出话的时候,这让陈立农忍不住皱了皱眉。

“你们先回局里。”陈立农对着其余人说完之后,转过头看脸色有些不正常的范丞丞,“你怎么回事。”

“我……我觉得有点晕,”范丞丞脸上渗着一层莫名其妙的薄红,“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陈立农问完之后就后悔了。

范丞丞拉着他的手,按向了自己的腿间。

“而且……”

“陈队,我硬了。”




大概是被现场的信息素冲昏了头脑,再加上被喜欢的人摸了一把狗头,范丞丞的发情期竟就这样来势汹汹地抵达了。

范丞丞急哄哄地拽了人过来就亲,两人的唇齿磕撞着发出细微的响声。发情期中的Alpha手劲惊人,陈立农被抓着啃了好几口之后才得以把他推开。

“范丞丞!你看清楚我是谁了吗!”陈立农喘着气抹了一把嘴,毫不意外地摸到了一点血迹。

这家伙真的属狗的吧?!

“我知道啊,你是巨农。”范丞丞看起来很是无辜。

陈立农愣了愣,复又开口:“我不是Omega。”

“这我也知道啊。”

“那你为什么还……”

“因为我喜欢你啊,”范丞丞知道陈立农没说出来的后半句是什么,他一脸的理所当然,“我喜欢你所以我亲你啊。”

陈立农没有说话。

范丞丞死皮赖脸地缠上去接着讨吻。

“陈队,帮帮我。”

“……帮什么。”

“我还想干你。”





04

陈立农也说不清自己对范丞丞是个什么心思。

其他人一见了陈立农的冷脸,怕陈立农都来不及,更别说凑上来套近乎。而范丞丞却总是摇着并不存在的尾巴兴冲冲地迎上来,总是傻呵呵地去拉他,还在别人恭恭敬敬地喊陈立农陈队的时候笑着叫他巨农。

所有人都习惯了看陈立农强大的样子,他们会听从陈立农的安排努力做到最好,在陈立农的带领下破解一件又一件的案子。

但只有范丞丞会在他忙得忘记吃饭的时候给他打上一份热乎乎的盐酥鸡,只有范丞丞会在下班时给他撑起一把遮雨的伞和他一起走向地下车库,只有范丞丞会在他热得一直流汗的时候默默抬手,傻傻地用自己的白衬衣给他擦汗。

他又不是什么傻子,他怎么会看不懂范丞丞那双总是笑着的眼里装的是什么。

说没有动心那都是假的。

但是他也清楚,他和范丞丞都是Alpha。



点我上🚔



范丞丞把自己毛茸茸的头埋在陈立农怀里,声音贴着他赤裸的胸膛跑出来,温温的,很快,有点闷。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也知道我借着这次发情期把你压在这里干了之后,我可能就会被你讨厌了,但我真的……好喜欢你。”

“我喜欢你很久了,在警校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你了。你还记得你大学时去鬼屋做兼职曾经吓哭了一个大男生吗?那个人就是我。”

“你顶着一张鬼脸安慰我别哭了,声音有点冷听起来还怪别扭的,但是很好听。我还死死地抱着你大腿要你跟我一起出鬼屋,你被我缠得没办法只好把我拉起来架着我就往鬼屋外面走,一路上还跟我说哪里会出现个棺材哪里会出现一只鬼手。”

“出了鬼屋你跟我说大男生的就别怕鬼了这多丢人,脸上的鬼妆还没卸掉就转了身去给我买冰淇淋,我当时就在想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鬼啊。”

“在那以后,我进鬼屋再也不怕了。只是有点可惜,你只是去那里短期兼职而已,我再也没在那里见过你。”

“后来警校有活动,你作为优秀生代表上台发言,我本来低着头打游戏呢,一听你那声音我就知道你是那个鬼。我抬头看,我就想着说,你没化那个鬼妆还是很好看的。”

“好看到我看了那一眼就再也移不开了。”

“他们都觉得你很难靠近很不好相处,但是我知道你其实是个内心特别柔软的人。你在路上看到流浪猫你会默默拐去超市买猫粮,在路边看着它们吃完才离开。你看到老奶奶抱着一大束玫瑰花站在街头吆喝,你就凑上前去把她的花全部都买下来,就是希望她早点回家。”

“你是多好的一个人啊,他们不知道真的太好了,只有我知道就够了。”

“我真的很喜欢你。”

范丞丞抱着必死的决心说了一大堆话,头仍埋在陈立农怀里,陈立农让他抬头他也不肯,就带着哭腔说我抬头你就要赶我走了。

陈立农叹了口气,伸出手去,把范丞丞头顶又翘起来的那根头发轻轻地按下去。

范丞丞又是愣愣地抬头,只是这一次他的眼眶和鼻头都是红的。

“嗯。”陈立农帮他擦掉泪痕。

“嗯……是什么意思?”范丞丞吸了吸鼻子。

“就是,”陈立农有些不自然地瞥开眼,“我也挺喜欢你的。”

范丞丞傻乎乎地张了张嘴,又用力地给自己来了几巴掌:“真的假的?我在做梦吗?”

陈立农终于忍不住笑了。这人怎么能这么傻。

“真的。”






05

陈立农和范丞丞归队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队里的其他人都很好奇为什么范丞丞的警服纽扣掉了好几颗。






双重人格【坤农/R/下】

上车打卡滴滴滴!!

农农是团宠呐:

和炸鸡老师的联文,上文看 @番茄酱等炸鸡 主页


坤双重人格设定,本文为大奎人格,偶尔有点小葵~


车技不如老师,各位看官可否满意?


满意的我亲一下,不满意的亲我一下


点击收看快乐文学


翻了看这里


彩虹屁安排一下【给心心】

千fo点梗

本来是想用沉默来鸽掉这个点梗的……(小声)
感谢大噶喜欢我写出来的小玩意儿!
所以点梗吧!有感觉就写!真的!
评论里直接点梗就ok👌

【不要只点cp呀,要带梗!】

只写农花

没人点我就删了蛤蛤蛤

【坤农】/R/ 《双重人格》(上)

*是和团团的联文 @农农是团宠呐  下一棒交给她!
*预警:
1.蔡某人是双重人格
2.不是甜农,是信信
3.不是蔡大奎,是蔡小葵
简单来说就是弱攻强受……第一次写哭包攻,想法很奶思成品很辣鸡
以上都能接受?那就上车吧√
*蔡大奎和信哥的车在下一棒!
*这个可以充当千fo福利吗?可以谢谢

点我看蔡某激情在线流泪

这个粉丝数妙啊
非常感谢大噶🙏
贺文是没有的(闭嘴)